Drown Party

写点什么

今天是星期一,我想要写点什么。想要写点什么,想要创作点什么,想要留下点什么,有这个念头究竟有多久了呢,我自己都记不太清了。但是最近这种想法变得愈发得强烈。或许是过去一年的经历太过于奇幻以至于很有纪念意义,或许是我对将来怀抱的恐惧让他想要在现在留下生活的痕迹,也许只是单纯得突然有了这个想法。总之,我想要写点什么。

今天是星期五的晚上,我想要写点什么。时间已经流去了五天,纸上还未曾留下第一个字迹。这不过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心想,星期一到星期五白天要上班,晚上回家已经累的像头死猪不说,而且也不剩下多少时间了。写作的时候思绪可不能被打断,剩下那点时间不如看看视频打打游戏放松一下自己,生活已经够累了,何必再逼迫自己呢。况且每天写一点就只能写出哗啦啦的流水账。等到星期六把,星期六可是有整整一整天的时间,二十四小时的空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等到星期六再开始吧,星期六一定能够,一定能够写点什么。游戏,启动。

今天是星期六,我想要写点什么。我睁开眼睛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今天我一定要写点什么。可是这个念头在我的大脑中就如同一颗雨滴瞬间融入了再睡一会的海洋之中。眼皮甚至都没有张开就又合上了,没有关系,今天一共有24小时呢,不差这么一点回笼觉的时间。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打开窗帘,太阳已经挂在了天空的正中。已经是午饭的时间了,人是铁饭是钢,饿着可不能写出东西吗,先去吃午饭把。洗脸刷牙穿衣出门,绕着楼下的餐厅走了一圈又一圈,也不知道应该吃点什么。抛硬币把,每次要想吃什么就很难抉择,进了餐厅也是如此,对着一张硕大的菜单,铺开来比我的脸还要大,覆盖了整个视野。要是如果有个人能每天给我送不一样的吃食而不用我自己选就好了,可是怎么保证都是我喜欢吃的东西呢,怪不得有钱人家家里都有自己的厨师。

吃完午饭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天空很奇妙地被云分成了两半,一边如同大海一般呈现出一种瑰丽纯净的蓝色,而另一边的云朵层层叠叠一朵朵堆积在一起就像细软的白沙。而太阳也躲入了云层之中,只悄悄地露出一条条光束往四周垂落下来。上帝有时候也会想要去海边玩儿阿,我心想,不知道有没有可爱的天使姐姐。秋天的午后,微风吹拂,空气中弥漫丰收的香气,引着我走向了一旁的公园,原来是桂花开了。脚下的草地仿佛散发着比地心引力还要大不知多少倍的力量把我拽倒在了地上,枝桠被风儿撩动着,桂花悉悉索索地慢慢飘落打在我的脸上,传来了香甜的气味。是很适合看书的时间,看书也是为了写作积累素材和经验,况且今天还有很长,晚上定能文思如泉涌、下笔如有神,不急这么一会。

等吃完晚饭回到家中之后已经是七点多了,是时候开始了。键盘却变得无比地沉重了起来,文字是多么得富有力量啊,敲下第一个字仿佛在烈日下扛着二十斤货物走动一样困难。被虚假的太阳照耀下,嘴巴也不自觉地渴了起来。得喝口水,得上个厕所,得吃点什么。刚才写不出来一定是没有背景音乐的原因,呀,原来millennium parade今天出新专辑呀,听听看。呀,今天日常还没做,呀,今天单词还没背,呀,呀,呀。先把杂七杂八的事情先做完吧,不然怎么安的下心来呢。

已经是十一点了,屏幕上终于不再是一片空白。稀稀拉拉的汉字在我眼中慢慢地凌乱了起来,仿佛在嘲笑我这个毫无天分却又异想天开的人。可能我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废物罢,我这样想着,其他人们都是怎么写出那么奇想天动的世界的呢,难道他们都是天才吗。让我来看看如何开始写作,这总不能算是在偷懒了吧。

凌晨一点,我已经出现了对床的戒断症状了,今天已经很努力了,剩下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今天是星期天,我想要写点什么。






PS:最后还是写下了这种如同流水账一样的东西。


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