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wn Party

向阳之诗

漫天扬起的黄沙糊在我的脸上,黄色模糊了天空与地面的交界线。

沙子们找尽机会从我的裤脚,袖口钻进来,在我的身上爬行,游窜。每脚踩下去都深深地陷入沙子中,每向前走一步都显得那么沉重。多久没有见过清澈的天空了呢,自从大停电以来,我不禁怀念到。那时的天还是蓝色的,像海水那般的蓝,而不是现在血红中夹杂着沙子的土黄,当然现在的海水也不再是那般的蓝色了。

但是阳光还是能够灵巧的透过缝隙洒落在我的脸上,又有多久一个完整的太阳了呢?如果还能有那些机器人就好了,起码他们能在这黄沙的世界中种点树挡住那些该死的沙子。不过现在那群危险的家伙早就被消灭完了,现在危险的反而是那些人和这片走不出的沙漠。走到哪里都是沙子,走到哪里都没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我总得继续走下去。

估计是没救了,无论往那个方向走都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头绪走到了哪里,唯一不变的还是那片铺天盖地的黄色。一个踉跄我倒在了底上,或许这里就是我的归宿。再走下去或许也没有意义了把。我静静地等着沙尘慢慢地掩埋我。我慢慢得感觉到沙子覆盖了我的脑后,然后是我的耳朵,我的脸庞,我的眼睛,最后是我的鼻子。


我感觉到什么东西再我的嘴边流淌,流入我的口中。这液体是如此的甜美,清爽中带着一丝丝甘甜,这是天堂的甘霖吗,没想到我也能上天堂,感谢上帝。睁开了眼,不再是黄色,是一片纯白色的房顶,边上还有一个机器人在俯身看着我,没有去成天堂反而落到机器人的手上吗?我绝望的闭上眼睛。我想想中的残忍行径并没有发生,它慢慢扶着我坐了起来,递上一瓶刚刚喂入我口中的甘霖,一瓶该死的水,在这几天我每分每秒都在思念的女神。这我才定睛打量起这个地方,它看起来很老了,像是老的管家机器人,没有用那种类肤质材料,身上的锈迹处处可见。房间的装饰像是上个世纪,基本都是木制家具却没有一丝发霉的痕迹,不像现代的房间,除了石头就是金属。一切都井井有条,这都是它的功劳吗?也是它救了我吗?

外面的光线慢慢地打了进来,是日出了吗。我向窗外看去,湛蓝的天空,刚刚升起的旭日,仿佛时间停滞在了以前,以及,一片向日葵花海。

花儿们是如此的可爱,它们把它们的大脸盘朝向太阳,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嫩黄的花瓣环绕着这栋房子,碧绿的身子挺得笔直笔直的,尽情地伸展着自己的身子。这也是它的功劳吗,我看向机器人。

它带来了一封信。

亲爱的朋友,向你问好。很抱歉不能亲自招待你,因为我已经不在这世上了。但是我留下了阿福,它答应我在我死后保护好这一切,所以可以请你不要刁难它吗?如果你在沙漠中迷路了,可以带走一朵花,花儿可以帮你找到太阳的方向。

于是我打开房门,面朝太阳。


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