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6: 从未设想的逃亡

昨天买的巨大甘蔗抱着啃了一晚上还剩好多,只能遗憾地对着垃圾桶说再见.早餐吃的饱饱的,正在前往目的地,总佛寺.

路边的扑克牌桌,以及路过的指点江山的大妈.

总佛寺的大门.

不知道是不是疫情的原因大家出游的意愿都变少了,总佛寺的大门显得空荡荡的.但是昨晚的星光夜市却是人声鼎沸,约摸现在年轻人小时候总被父母带去烧香拜佛带出了叛逆心理.总佛寺是西双版纳南传佛教最高等级的寺庙,但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已经完全损毁了,现在看到的庙其实是后来重建的,所以也就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多历史的韵味在里面了.不过所有建筑金灿灿的皇室风倒是没少.

大雄宝殿

殿旁的白塔

塔与殿

大金立佛

诚心礼佛的大哥

于是我也照葫芦画瓢了起来,好在请香不是很贵,三支便宜的香只要三十.手上捧着香,原本显得暴发户气质的大佛不知怎地也愈发地神圣了起来,他眉毛低垂着,眼睛俯视着看着拜倒在他前面的人们,露出一个微微的笑容,左手朝上,是无畏印,右手朝下,是与愿印.我匐到在地上,心里却忐忑了起来,想着我在耶稣的生日来拜佛,佛不会生气吧?不过好在生日已经过了一日,而且就算看在我那心诚的三十块钱的份上,不生气,不生气.

插好了三支香,一支为我自己,一支给家人,还有一支祝福我的朋友们,在新的一年里一切顺利.

话是这么说着,我还是有点做贼心虚,鬼鬼祟祟得又往功德箱塞进了我仅剩的一点零钱.这可不能再生气了,再生气我可以要你还钱了.

殿里的大金LED坐佛,或许该叫大金奥特曼?

总佛寺的边上就是曼听公园,也就是以前的傣族皇室御花园.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一位独自来旅行的北京的老太太,在找人帮忙拍照

夕阳下帮老伴整理衣领的爷爷

哪里都躲不过的广场舞

1600一个月的包吃住旅馆,听老板说有很多人会在冬天来西双版纳过冬

带fufu吃点好的

接下来就是向这次的主要目的地,勐腊,中科院植物园,出发!

西双版纳是中国的边境城市,而勐腊就是边境中的边境.所以如果想要去勐腊就显得尤其的麻烦,你需要在小程序里录入自己,然后提出申请.好在一切都可以在手机上完成,过去的时候只要给驻守在边境的士兵们扫你手机上的通行码就可以了.(让我没想到的几个月后我在广州的行动也和在边境无二了).

这就是这次下榻的酒店,西双版纳安纳塔拉度假酒店.就在中科院植物园的隔壁.

床上放着一个用毛巾叠的大象

房间

阳台

不过就当我躺在大床上滚来滚去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西双版纳市区封城了. 而我恰好运气好,就在封城前仅仅几个小时逃亡了出来.